電影《一點就到家在線》免費完整播放(完整熟肉)【780P藍光】中字資源已完結 11

2020-11-25 15:31:32 投訴/舉報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于文章直接放資源容易被刪除……

關注微 信公眾號【老鷹劇場】

關注后回復:片名 即可獲取免費高清資源+在線觀看

親測有效,趕緊關注吧~

關注《老鷹劇場,從此追劇不是夢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一點就到家》是國慶/中秋上映的最后一部電影,票房4000多萬,豆瓣評分7.4。

從故事來看,《一點就到家》特別像《我和我的家鄉》同期的一段:回國創業,改變貧窮,自救,喜劇型。片子長度會減少三分之二,《家鄉》拍第六部短片也沒問題。何況《家鄉》里還有彭昱暢和劉浩然(其實還有李佳琪)。

幕后與同期的另一部電影《奪冠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制作人是陳可辛,劇本也是張繼,基本都是同一個團隊創作的。當然,那部電影里有彭昱暢。

所以很容易理解《一點就到家》就像是同時期的另外兩部電影的“混血兒”變種,不夠量級,有同一天自相殘殺的嫌疑。所以退一步,做一個合格的配角。當然也有人說是黑馬。

電影本身其實挺有意思的。它描述了年輕人的故事。從導演到男主角不到40歲,從立項到后期只需要半年時間。整部電影洋溢著自由和歡樂的氣氛。無論是拍攝手法還是某些情節的創作,都是純粹天賦或者靈感的產物,表現出一種超越陳腐的浪漫。

另一方面,可能是“壓一章”的原因,面對更嚴肅的現實題材,顯得有點過于理想化和一廂情愿。尤其是第三幕,人物之間矛盾的化解非常低調。最后,“成功”容易,抒情性用力,讓影片失去了深度和厚度。創業奏鳴曲終于變成了幼稚的田園詩。

溫雅土豐

編輯排版Jojo

比較《我和我的家鄉》

主題上,《一點就到家》其實和《我和我的家鄉》很像。如果把它納入《家鄉》的短片集,你會發現它大概是最好的一部。

《家鄉》的其他短片,除了《北京好人》,都有以下思路:因為家鄉需要發展,所以回去建設家鄉,家鄉因為我而不同。而《一點就到家》是:老家是熱點,我想回去掙錢,因為老家我不一樣。

與《家鄉》年的著名導演相比,38歲的許宏宇顯然沒有那么沉重的負擔。他在電影中創造的喜劇模式更現代,對年輕人來說也更有趣。

《一點就到家》上半年雖然是一部很歡樂的喜劇,但是《家鄉》里面沒有經典,沒有算計,甚至沒有老的重復的喜劇橋段。

它塑造了一個新奇的喜劇形象,比如劉浩然在天臺上45度傾斜,卻不能倒下,彭昱暢開車時唱歌像敲碎的鑼,殷放玩的時候半人半鬼。也有傳統中醫類型的當代心理學家,有李二的老村長,還有像忍者一樣在山里旅行的老快遞員.所有這些都讓人發笑。

攝影中大量使用低角度人臉的大特寫,充滿扭曲夸張的漫畫快樂。剪輯的節奏極佳,營造出一種生機勃勃的韻味。與《家鄉》明信片式的鄉村風景圖相比,《一點就到家》對云南千年古村的描繪非常細膩,廣闊而遙遠,有一種非常獨特的人情味,仿佛能聞到新鮮的茶香和泥土的味道。

導演許宏宇也加入了他最喜歡的超現實主義形象,《喜歡你》是一首帶有迷幻感的賦格,《一點就到家》是一只發芽飛翔的小黑豬。雖然這一次這頭豬說教的力度有點太大,總說“跳崖”的爛雞湯,但還是給了影片一雙更輕的翅膀。

所有這些非常規的新手法,讓影片擺脫了原有的主題氣質,走上了一條游戲般冒險的開拓之路。

但另一方面,也正因為如此,影片太過清淡,在保持快樂的氛圍中,品味到了很多其他層面。

在人物關系中,友誼建立得快,容易破裂。一杯茶就能化解十幾年分離的感情。

在故事的細節中,創業的艱辛過程并沒有得到充分的展現,在兩三個小矛盾之后,跳躍到巨大的成功。

尤其到最后,高強度的抒情讓人難以下咽。當大家都拿著咖啡杯,感嘆“遠山樹林的味道”的時候,其實是在制造一種被洗腦的邪教氣質。現場就像MLM組織的年會。

不管有多開心,這部電影仍然是痞子的主題。從戲劇性的角度來看,旅途越艱難,果實越甜;細節越豐富,成功的結果就越有吸引力。且不說把普洱茶全面改造成普洱咖啡在生態上是否合理,短短幾年的世界級品牌的創造,充滿了一種“想當然”。

這樣輝煌的想象,某種程度上和《我和我的家鄉》一模一樣。

現實往往是復雜而殘酷的。從創作的角度來說,當然可以撫平一些傷口,淡化一些沖突。但是,如果你視而不見,或者只是想表現出“美好”的結果而完全不加思考,一筆一劃就掩蓋了所有的悲傷,那么這樣的“自救”還是顯得有點廉價。

比較《中國合伙人》

《一點就到家》故事結構真正的標桿片是《中國合伙人》。

三個朋友一起創業。當時《合伙人》定義了一個失敗者(黃曉明),一個海歸(鄧超),一個屌絲(大衛)。《一點就到家》是個失敗者(劉浩然),是個傻子(彭昱暢),是個瘋子(殷放)。

從人物設定上可以看出,后者更具喜劇性和夸張性,從更年輕的角度來看,給了三個人物喜劇性的快樂。

劉浩然飾演的魏金貝以“跳樓”起家,創業失敗的人數可以做成大數據,重度失眠患者,心理醫生的老客戶。他生來不幸。他被蟲子咬了(導致被牛舔)。他沒有跳進大樓,但擅長從山上掉下來(兩次)。他的失敗者的另一面是商業天才(至少在視野方面)。他的智商計算堪比劉浩然在《唐探》系列中創造的另一個天才秦風,也是一流的咖啡品酒師。

彭昱暢飾演的彭秀兵是一個一根筋的實干家,十年送百萬快遞,每年都是公司第一。有一個沒有任何計劃的崇高理想,有那種擅自把對方當朋友的神奇激情。我沒有眼力看到這種奇怪的情況。我幾次阻止魏金貝跳樓,但我不是想救人,我只是想讓他簽個快遞。

尹芳飾演的李少群,爆頭冷臉。他一出來就是個嚇死人的“死人”。三個人相遇的場景,就像一部恐怖片。一切都是次要的,除了你心里愛的東西(不是人,是咖啡)。表面上看,他是一個絕望的叛逆者,但內心深處,他是一個渴望得到父親認可的嬰兒。

這是一組奇妙的鐵三角。性格差異如此之大,偶然聯系在一起。比起《合伙人》三人組,這三個人更有現代年輕人的氣質。他們之間沒有很強的感情紐帶和友誼。他們只信任彼此的生活,有一點點相互的了解和憐憫。

對他們來說,“成功”更像是一個概念,一種擺脫失敗陰影的成就感,或者一種自我價值的證明,隨之而來的金錢和名譽只是附帶的利益。

與《合伙人》不同的是,“小點”組合并不把“謀生”作為人生的第一分支,把金錢等同于人生的價值,也沒有那種被時代潮流所束縛的軟弱和投機。

他們更感性,更積極。但正因為如此,他們更幼稚。

《合伙人》的主要矛盾是上市/不上市。但《一點就到家》年,矛盾出現在是否把自己的咖啡品牌賣給大企業。

兩者都涉及到小規模成功后開始更大發展時的商業理念沖突,包括保守主義和冒險主義的沖突,以及對所謂“成功”的不同理解的沖突。

但《一點就到家》顯然處于創業初期,核心點是放棄還是堅持,是指尖賺快錢,還是等待未知繼續努力。這個矛盾太初級了,甚至可以說這是所有創業者創業時都要好好溝通的一個方案。

面對這種矛盾,魏金貝、彭秀冰、李少群甚至沒有思想上的沖突,卻完全沒有考慮到對方的選擇,也沒有試圖去理解對方(至少在《合伙人》的時候吵了一架),導致后來的分道揚鑣,尤其像小學生吵架后的兩句狠話,把袖子都甩在了身后。

而從劇情來看,在這樣一部主流勵志電影中,放棄品牌,以魏晉南北朝為代表的快錢的選擇肯定是錯誤的。不然為了什么,農村人的淳樸善良和青壯年流失的悲慘境遇一言難盡。不就是為了打造電影“創業不是為了自己賺錢,主要是為了家鄉的發展”的正面主題嗎?

因此,影片中最大的矛盾爆發成了單方面的沖動,甚至是一方

錢眼開的短視。也從此開始,影片的后半段滑向了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自我感動之中。


既然不是雙方各有道理的理念之爭,影片的“創業”路線開始歪掉,轉變為了“挽救失足青年”。而這時,編劇們實在沒有靈感再來編造一個鮮活的戲劇性事件(據導演說開機時劇本尚未寫完,許多情節都是拍攝中臨時想出的),讓三兄弟共同參與到一起使魏晉北“改邪歸正”的“矛盾解決”之中。

“拯救魏晉北”也漸漸變成了“魏晉北自我救贖之路”。魏晉北改變想法,回歸山村,重投兄弟懷抱……一切的改變,都是在自己腦海中獨立完成的。他回憶、自責,甚至幻想出了那只飛越萬里的蟲子。

筆者甚至非常俗套地想像,如果在云南鄉下,給他安排一個美麗的姑娘,是不是他回歸的動力會更強、也更合理一些?結果,沒有兄弟找他回去,也沒有愛情吸引他回去,是一只蟲子把他帶了回去。很少能有比這更空虛、更荒唐的自我救贖了。


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